譯制片有輝煌的過去、尷尬的現在,是否還有可以期待的未來?一段時間以來,這個問題被配音圈和配音愛好者廣泛討論。一方面,譯制片在現實中受到冷落﹔另一方面,譯制片愛好者對那個年代的“好聲音”有著相當的熱情。這令配音圈很多人困惑。近日,由上海翻譯家協會、上海電影家協會和上海電影譯制片廠聯合舉辦的“譯聲一試”影視翻譯配音大賽上,前來參賽的80后、90后年輕人對這一問題,給出了新的答案——譯制片也許隨著時代變化不可避免地陷入低潮,可有魅力的“好聲音”卻迎來新的發展空間。

  年輕人熟悉配音演員從游戲開始

  “譯聲一試”影視翻譯配音大賽今年5月開賽,引入網絡電台的手機客戶端“喜馬拉雅FM”作為賽事平台,后者擁有大批活躍的音頻創作者群體和用戶。擔任初賽和復賽評委的上海電影譯制片廠資深配音演員程玉珠,聽完上傳的所有選手音頻后感慨,“這麼多年輕人愛好配音,這門藝術怎麼能衰落呢?”最終,來自全國各地的近30位選手入圍復賽和決賽,上周末在滬決出名次。其中,80后與90后佔絕對優勢。可現在年輕人為何不愛看譯制片了?比賽間隙,選手們展開討論,“現在的年輕觀眾先接觸原版片,就會覺得原版更順耳﹔不像過去,譯制片是大家接觸外國電影的唯一途徑。”
  決賽選手、上戲在讀研究生梁達偉在網上原創的音頻作品小有名氣,時常能收到為手機游戲配音的邀約。對於配音這項“聲音產業”,梁達偉有自己的看法。“我,以及像我這樣的年輕人,喜歡譯制片中的好聲音,但未必接受那個年代以譯制片為代表的藝術表現形式。時代不同了,藝術形式會發生變化,但聲音的價值不會磨滅。”對於擔任復賽評委的程玉珠、黃鶯等上譯廠配音演員,梁達偉說,熟悉他們的聲音是從大型游戲《魔獸世界》開始的。這讓60歲的程玉珠始料未及,“我從不玩游戲,不知道竟有這樣大的影響。”
  20歲的武漢女孩蔣毅暉是決賽選手中年紀最小的,從上大學開始喜歡上配音,最喜歡的配音演員是為《甄?傳》中的甄?等多個影視劇角色配音的80后配音演員季冠霖。事實上,季冠霖是目前國內為數不多成為“明星”的新生代配音演員,在為熱播劇《甄?傳》配音前,一樣默默無聞。

  聲音本身具有藝術塑造力和價值

  在梁達偉看來,“電視劇大國”的現狀讓目前大多數國內配音演員以“代言影視劇角色”為主業,“從藝術上來講,有些可惜。他們的聲音,本可以有更大的能量和追求。”他以日本發達的“聲優”行業為例,“聲優就是配音明星,他們為虛擬人物塑造聲音,圍繞虛擬人物進行開發,隨之而起的就是一整個‘聲音產業’。聲優的影響力不僅在日本,因為日本動漫的紅火,就連我們身邊很多年輕人都是他們的追隨者。”
  梁達偉很快就將研究生畢業,愛好配音的他希望能專職從事配音工作。能否靠配音養活自己?是否看好這個行業的前景?他說:“這就要看國產游戲、動漫產業能不能真正起來。”他留意到,在好萊塢,聲音產業的發展已遠遠超前,“配音演員不只是念念台詞這麼簡單。隨著數字后期技術發展,動畫形象的設計由配音演員穿上動作捕捉服,站在‘藍幕’前完成表演,他們的口型、動作,都將成為原畫師進行設計的一部分。”
  決賽評委、上譯廠廠長劉風支持他的觀點,“配音演員要用自己的聲音幫助動畫部門完成一個角色的塑造,這完全是一種聲音的表演。專業的配音,能把看不到的東西也說出來。聲音必須走在前面,讓畫的人聽著聲音來設計。因為現場的環境聲、風聲、雨聲、人物語言裡透露出的情緒,靠畫的人來想象太難了。”
  出品《功夫熊貓》等賣座大片的“夢工廠動畫”,便是先有聲音,再有動畫設計。優秀配音演員僅僅為真人影視劇中的角色“代言”有些可惜,“聲音本身具有藝術塑造力和價值,國內相關產業的發展也許需要一個過程,但聲音產業的前景並不灰暗。”年輕的配音愛好者們這樣期待。(施晨露)來源:解放日報
更多
北京名传天下外语配音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常营乡五里桥二街2号院中弘北京像素南4号楼5层 京ICP备09031669号  
电话:010-83265555 010-86175888   邮箱:516793858@QQ.com  QQ:516793858 408876751